家思波文学网>都市青春>光不度(骨科/BDSM) > 7 “主人,……”
    我是个,变态。

    被炎夏一下一下,操出来的变态。

   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,我就很难再用前面那根东西高潮了,这就是我的秘密,而它现在暴露在了炎夏的视野里。

    我完了,我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哪里像个男人啊?”炎夏笑得弯下腰,几乎沁出眼泪来,“哪个男人跟你一样只能用屁股高潮的?”

    我躺在自己射出来的精液里,说不出话,眼前是一片一片的白,目光涣散,只知道喘气。

    好冷啊。

    糟糕又畏缩的我,终于还是陷进了泥沼里,即使有人拼命想要拉我出去,我也还是只能头也不回地陷进去。

    是我自己选的,就像炎夏说的那样,我的身体生来就是最契合他的鸡巴套子,我一看见他就会发情,只能用屁股高潮,卑躬屈膝……

    好冷啊。

    好冷啊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哭了?那你之后怎么受得住啊?”炎夏嗤笑了一声,站起来,从我边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没在意,直到他从房间外面回来。他很小心,每次进房间的时候会锁门,好像生怕我跑了。我实在想说他多虑,我其实已经很少会有逃跑的勇气了,就像在街上遇见他的时候我没有掉头就跑一样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而我已经接受了我的命运。

    炎夏拿了不少东西回来,包括甘油和极粗的针管。他把那根针管装满了甘油,过来拍我的屁股,示意我把屁股抬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从地上爬起来,跪趴好,双腿八字分开。

    “还真自觉,究竟让多少人操过?”

    我本不想理他,谁料他突然暴怒起来,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:“问你话!”

    好疼。我被打得往前倾,差点倒下去,刚刚射过精的肉棍一晃一晃的,被冰凉的空气抚慰,似乎又有抬头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你贱不贱啊?骚货。”他依旧破口大骂,“打你也能硬,没男人操你屁股你根本就活不下去吧?!”

    他怎么能这样说呢?我忽然觉得委屈,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?

    我不想再继续哭了,于是我闭上了眼睛,额头抵在地面,哑声解释:“是你……说,用这个姿势……灌肠,比较方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