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思波文学网>网游竞技>被逐出队伍的《死灵法师》正在「旅行」 > 第二十章死灵法师依旧在旅行
    高塔迷g0ng之城被围绕在一座美丽的山野当中。曾经,这座山野盛开着一种粉sE的花卉,一种经过特殊培育的花种。那种花朵香气浓郁、外观细致美丽、却只能生长在JiNg细照料的环境当中。

    如今,尼德霍格坐在夜晚的溪边。她抬起头只能看见Y冷的月光与溪水,不再有洛基与她共同欣赏的满山花海。

    尼德霍格的大腿上放着他们所谓的「时光胶囊」。她独自一人在溪水中用小腿搅动水流,然後低声地哼唱歌曲。高塔迷g0ng被攻破的事情还没能传遍整座城邦,尼德霍格便展翅离开了那里。

    她不想被打扰,只有现在,她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    一般时候,尼德霍格不喜欢脱下手套,因为她的手沾染过太多的Si亡。曾经她要负责执行他人的无痛Si亡,因此她并不喜欢自己的手指。今日,她罕见的脱下了手套,露出白皙且纤细的手指,轻轻地抚m0金属盒子的表面。

    曾经的光滑触感已然不付存在,粗糙、悠久、满是风霜的表面触感残留於尼德霍格的指尖。

    芬里尔去了哪里?尼德霍格不晓得。耶梦加德也许b自己想的靠近,但她并不想明说。至於洛基,尼德霍格只希望不会再遇见她。如果再次遇见,要承认「那东西」是对方属实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思考时,尼德霍格闭上眼睛。她彷若能嗅到曾经的花香残留在盒子上。

    「来看看里面是什麽吧。」沉思完毕,尼德霍格轻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尼德霍格睁开双眼,她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打开。但是,她打开盒子之时瞪大了眼眸,错愕的神sE浮现於脸庞上。眼角绷不住水,不禁落下了几滴水珠。

    盒子里面没有实质的物品,没有其他人留给自己的贵重物品。仅有一封信件以及位在信件上方的乾燥花卉。

    《愿你前路充满了光明》

    信上只有短短一串文字。而乾燥的花卉正是曾经遍布这座山头的花朵,象徵着希望。

    看着信件上的文字,尼德霍格的目光低沉。自己的前路究竟充满了悲叹、还是充满了无奈、或是充满了困惑……她没有答案。她只知道,自己不善长表达许多感受、自己也不是个擅长收起所有情感的圣人、更知道自己容易被情感与Ai好左右思考。

    ——自己不特别,无论多麽强大,活得多麽久。心灵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《前路》

    也许自己的前路会如同现在一样,充满了悲苦、充满了冲动、充满了怒火……但是看着上头的希望与光明,尼德霍格伸手拿起了信件,将它紧紧地抱在x口。

    细长的龙尾巴卷缩而起,裹住了小腿与身子,彷佛还有人在陪伴自己。

    「正如大海上的孤舟。其他人的小舟早已从身旁远去,剩下我独自在那片大洋中独自漂泊。新出航的人们在灯塔的指引下,航向别的大洋。而我依旧看不见灯光,依旧在同样的汪洋上漂泊。偶尔,我会看见过去的幻影,犹如塞莲在海上歌唱编织的迷雾,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。若是不再清醒也许更好,但我睡了一觉,再次醒来时迷雾消逝,连同塞莲都离去了。汪洋的广阔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汪洋中不再有任何生命。没有鲸鱼的歌声、没有塞莲的琴声、也没有海风的回响。徒有一个孤独的划桨声在海上游荡,以及陪伴划桨的老人。连同大海都抛弃了老人,他只能默默地搬着孤舟前进。踩踏在乾枯的礁石上,看着万物皆不存在的枯石漫步。」

    尼德霍格睁开双眼,她凝望着陌生的溪水说道。这是她知道的溪流,却不是她熟识的溪水。眼前是她认识的山野,却不是她认得的山林。

    她的确被逐出队伍了,剩下独自一人,永不返回。

    张开翅膀,满是伤口的翅膀在月光下凸显出血淋淋的悲惨过往,尼德霍格凝望着溪水中所映S的圆月。她咧嘴讥笑着自己,讥笑自己为何强大。